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访Curriki的Christine Mytko:开放教育与政策调整

翻译:杨飞      原文链接:http://creativecommons.org/weblog/entry/22899


Christine Mytko   Photo by Christine Mytko / CC BY-NC

背景介绍:Curriki

Curriki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通过Curriki网站K-12以下的美国中小学教学及提供开放式课程。

与一般的学习类网站不同,Curriki提供的是整套的课程方案,包括教材、教学大纲、讲义、测试试卷等内容。所有资源均通过网络社区撰写、审核和发布。该网站由升阳(Sun Microsystems)公司创办于2004年,截止到20107月,已有515个讨论组和36216个主题课程。200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该网站颁发哈马德国王奖,以表彰其通过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做出的重大贡献。

今年年初,我们对教育项目的实行方案进行了调整,开始集中力量为开放教育资源(OER)运动提供支持。为此我们在网站上增加了不少相关信息:包括制作全新的教育栏目登录页,在OER门户页面解释了CC作为法律工具和基本技术手段对OER的支持作用,并且通过一系列访谈,对OER在现代教育背景下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进行了阐释。

 在OER运动中,我们主要通过推动地方、州和联邦各级政府乃至国际社会进行政策调整。最近,我们有幸邀请到Christine Mytko女士接受采访。Christine女士是一位K-12教师,同时在Curriki担任自然科学类资源的首席审核员,在地方推行OER事业。作为一名教师,Christine对开放教育及相关政策有着独特见解。通过访谈我们也了解到,从事教学实践工作的教师们在著作权问题和CC及OER的使用上是如何进行考量的。

Q:您是一名教师,并且作为Curriki自然科学类资源的首席审查员,您所效力的Curriki网站被称为美国K-12教育的“新一代维基百科”。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基本情况、职业和从事这一事业的动机?在您看来,Curriki的使命是什么?Curriki又是如何帮助像您这样的教师的?

Christine Mytko:我从事教学工作以来,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公立学校做自然科学教师。三年前我搬到海湾一带之后,我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份与我的兴趣——科学与技术——完全契合的工作。我现在在加州伯克利的一所私立学校担任K-5自然科学专员和科技课教师。2007年,我到Curriki应聘一份兼职工作。和许多教师一样,我的目的是赚点外快。我没想到自己加入了一个致力于创作、协同创作和分享开源材料的教师社区。作为Curriki审查组的一员,我的任务是审查所有自然科学类资源,进行评分并为贡献者提供反馈。需要的时候,我也为其他项目提供帮助。目前我正在和本地的一位化学老师合作,共同负责一份开源的化学电子教材的修订工作,供加利福尼亚学习资源网络免费电子教材活动使用。

Curriki的使命正如网站上所说“为世界各地的教师、学生和父母提供免费的、高质量的教学资源”。Curriki这个名字其实是这么来的:英文的“课程(curriculum)”和“wiki”的组合。Curriki的资料库里有大量的教学资源可供选择,从授课计划到整套课程,根据不同的主题范围、教育水平和语言进行分类。Curriki也提供其他的资源,包括教材、多媒体资源,并为社区和创作团体提供发挥潜能的机会。

Q:Curriki的所有资源一律使用知识共享署名(CC BY)协议授权,始终坚持发布OER资源。您知道Curriki为什么选择CC BY来授权所有资源吗?如果您对这个问题不太了解,那么在您看来,CC BY协议所提供的哪些自由是“所有权利保留”和其他协议做不到的?

Christine:为Curriki贡献内容的用户有权选择通过各种CC协议发布资源,或者声明资源处于公共领域。但是默认的授权协议选项是CC BY。事实上我不清楚为什么Curriki要这么做,但我得承认这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CC BY使得所有教育工作者都有权根据需要对资源进行混合、共享和传播,使这些资源能够及时地且最大限度地与其授课内容保持一致。

CC BY提供的灵活性,使授权发布的资源可以及时得到必要调整。我听说过有一本传统教材花了7年时间才完成修订工作。我们Curriki上的资源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并且发布出去,我们的网络社区还能立刻纠正所有的错误内容。许多领域,特别是科技领域,信息更新换代很快。对于教育工作而言,个人拥有版权的那些材料修订、出版周期太过漫长。

现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是传统“所有权利保留”的教材的最大市场。出版商亦步亦趋,按着州政府的要求走。但是, Curriki这样的OER组织,允许教师们自由改动各种资源的内容,以符合教学需要和文化上的各种需求。

此外,通过在公共知识库上创作和发布教学资源,教师们不再是相互孤立的个体,避免各种重复性的无用功。既然资源在教师社区里自由地分享,对教学材料进行调整的工作负担就大大减轻了,可以让教师们把更多宝贵的时间投入其他重要的教学工作中去。

Q:请为我们介绍一个您使用了CC协议授权或OER资源的班级项目或学校项目。在网上搜索资源和使用资源的过程中,您和您的学生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对于编制了OER资源,并且希望做出准确描述以方便他人搜索查询的教师们,您基于自己的经验有些什么建议?这些教师们应当怎么做?

Christine:在我的技术课上,我要求所有材料都是通过CC协议发布的材料、隶属公共领域的材料或无版权的材料。一开始,学生们已经习惯于无视版权,他们觉得这样规定之后选择面太窄了。但是,在讨论了著作权相关的问题之后,他们理解了尊重保留权利的重要性。

网上有很多非常好用的资源,可以对希望使用CC的老师和学生起到帮助作用。CC网站上的搜索页面、Wikimedia Commons、Flickr的CC群组和Google高级搜索功能都是搜索开放授权图片的极好工具。Jamendo网站则提供了CC协议授权的音乐。我的中学学生遇到的主要问题是文字方面的。尽管只有6个CC协议,我的学生很难理解“署名”和“禁止演绎”这样的术语。Google在高级搜索功能中略微改变了表述方式(“可随意使用”和“可随意使用、共享或修改”),不过用处不大。但是孩子们还是熟悉了这些术语和搜索过程,几个课时之后,他们对于使用“部分权利保留”的材料就已经得心应手了。当然,通过对自己的作品进行许可授权,加深了他们对许可协议的理解,并且让他们能够好好想想哪些权利是最重要的。

至于如何标识我自己的OER资源以供搜索方便,我自己也还在摸索。事实上,在我参与Curriki的工作之前,我一直为以开源方式“发布”我的作品感到犹豫不决。我已经为编制这些材料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没有理由放弃它们,白白放到互联网上。但是,最近几年,我已经认识到了开源材料的好处,并且开始把以前压箱底的一些资源通过CC BY协议发布在Curriki上。我现在很愿意分享自己的新材料,和我的学生使用和创制开源材料都感觉十分自然,我希望下一步去发展其他的老师也这么做。

Q:对于教师来说,在分享其教学材料时一般会有什么样的困惑?您是否认为普通K-12教师已经意识到CC这样的开放许可协议可以成为他们的选择?各种学校和机构对于教师分享资源都有哪些规定?

Christine:我很确定,普通教师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还有一个开放授权的选择。事实上,我认识的大多数教师还是在采用一种随意拿来使用的方式。我不认为这些老师是出于懒惰或蓄意欺瞒的目的才这么做的;即便是那些了解版权问题的老师,他们在使用他人资源时也往往用“合理使用”为自己的行为辩解。问题是这些老师往往高估了合理使用提供的保护和权利,关于版权和合理使用的相关培训都很少,更不要说CC和OER了。一个普通的K-12教师,不仅意识不到自己的责任是什么,通常也不知道他在分享其作品时可以选择什么。

影响老师们分享作品的原因有很多。首先,设计一门课程要花很长时间,老师们不愿意进行分享,因为他们觉得作品是自己的私有财产。还有一些教师认为自己的作品不够好,不好意思进行共享。即便是那些没有这类问题的老师,也还是会碰到一些技术性问题,比如说如何用开源方式共享。我所工作过的学校从来都没有任何关于分享资源的政策或时间表。在和我同事的交流中,他们也同样认为学校在这方面缺少政策规定。即便是学校有相关规定的极少数情况下,老师们也往往会有选择性地无视之。现在大多数老师都缺乏必要的访问途径、培训或支持,不能充满信心地加入OER运动。

Q:Curriki在努力来把他们的资源和州立教育标准统一起来。关于这一功能,能否为我们描述一下使用流程?加入这一功能有什么好处是,又有什么挑战?用处有多大?

Christine:这件事情和我在Curriki的本职工作没有关系,我只能从我作为老师和Curriki成员的个人经历谈起。现在,你在Curriki网站上查看资源,你会发现包括:内容、信息、标准和评论在内的四个标签。选择“标准”标签,可以阅读其所符合的标准,也可以把内容划归某一标准。这个使用流程是很直接的,用户点击几个菜单再选择自己需要的标准即可。

最大的好处当然是能够通过标准来浏览信息。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对现有和未来的知识库资源进行整理。Curriki很大程度上是依靠网络社区提供原动力。现在网站还处于成长期,只有大概一半的州的标准有对应的材料没有覆盖所有的学科和年级。当然,Curriki的用户可以随时浏览未指明标准的资料,通过学科、年级或使用Curriki高级搜索查询定位。

Q:当前,在州和联邦政策问题上,有很多关于OER的讨论,特别是围绕着开放教材的问题。您如何看待未来K-12教学使用的教材?您希望这一点如何在政策上反映出来?

Christine:我和许多从事教育工作的人一样,能感觉到教材一统天下的日子已经快要结束了。作为自然科学教师,我很少在教学工程中依赖教材,更多地依靠网上的材料和自创的材料。OER允许我在一个协同创作的网络社区创制和发布作品,并且从中受益良多。科学与技术使科技学科的老师们最早接受开源思想,我相信其他学科的教师们也会很快赶上来的。

教材在K-12教学工作中的统治地位很快就要不行了。最近的纽约时报报道说,“即便是传统教材的书商也承认,略微调整几页内容就能作为新修订版出售的日子已经到头了。”教材价格昂贵,又很容易过时。如果有印刷错误,直到下次修订版出版才可能得到纠正。相比之下,OER价格便宜或完全免费,始终保持更新,非常方便纠错而节省的金钱可以用于其他补充材料和教学人员培训。这笔钱还有更好的用途,地区政府可以为老师们安排见面会,以方便他们进行协同创作和创制OER资源。

Q:最后一个问题,使用OER的最成功的教学环境应该是怎么样的?您对此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比如担忧、希望或者展望?

Christine:一个成功的教学环境应当是始终围绕主题,富有吸引力、挑战性和灵活性的。OER资源是通用的、方便进行合法的改编以适应各种学生需要的。OER社区可以为教师提供资源和其他支持,以符合特定数量学生的需要。免费共享的资源可以节省大量的个人时间,并且把教师从版权材料的泥沼中拯救出来。

学校也开始认识到成本节约的好处,开始放弃现在的教材模式,我认为出版商也将会根据市场需求做出相应调整。我希望学校开始认识到教师是一种重要资源,是专业人士,应当为其在编制课程方面花费的时间得到补偿。地方政府也能制定相关政策并且提供支持来鼓励教师们共享他们编制的资源。

在理想情况下,学生不应当仅仅是被动地接受资源和媒体信息,而应当是积极主动地创作作品、整合信息并发布自己的作品。我希望,从小开始,学生就应当学到正确使用他人的作品的方式,并且以开源方式和部分权利保留的方式分享他们的作品。他们不该回到默认的所有权利保留或者拒绝分享的状态。通过分享资源,可以使更多的人从一个共享的资源库中受益。就教学思想而言,这应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变,而像Curriki这样的网站就是朝着正确转变方向迈出的一大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