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古生物学数据库使用CC“署名”协议

(本文系与Shanan Peters教授共同创作之成果,Shanan Peters教授来自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地球科学学院,为Paleobd项目负责人)

经过一年的团体反馈和讨论,古生物学数据库决定采用国际版CC4.0协议,数据库中所有资料将采用“署名”许可协议。 古生物学 对化石进行描述和生物学分类的古生物学,引发了大规模的实地考察、博物馆参观,相关出版物更是数不胜数。数据库建设的不断推进,不仅极大地拓展了人类对古生物的认识,还引发了有关“大规模物种演变和宏观生态平衡的进程”的诸多新见解。数据库基于一定的方式对化石的描述性信息进行汇总,该种方式旨在解决诸如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过程中,长期的生物多样性进程、物种起源及灭绝等问题。 古生物学数据库 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是包含大规模化石数据汇编信息的数据库之一,由John AlroyCharles Marshall于1998年创建。这两位先驱者召集、成立了一个由科学家组成的小组,并鼓励他们制作第一版取样标准且在地理上具有清晰坐标的全球生物多样性曲线图表。 由此,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发展成为一个拥有多种研究议程和超过150名科学家志愿加入的国际性团队。总的来说,这个由志愿者及提供支持的研究团队历时九年,录入了超过28万个生物分类名称、近乎50万个基于这些名称的类别和层级的公共观念,以及超过110万个在分类过程中的意外发现。一些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的数据源自志愿者最初的实地调查和基于样本的研究,但是大多数数据是从超过4.8万已出版的论文、书籍、专著中的文本、图形及表格中提取出来的,这些论文、书籍和专著的论题大多被古生物学所涵盖。这些努力在新兴科学的适用中得到了肯定。截止到2013年12月,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已发行了两百种经同行审评的正式出版物,这说明不依赖于这样一个数据库,科学问题无法得到充分有力的回答。 采用CC“署名”许可协议的原因 最初,古生物学家对数据录入投入了很多精力,就数据管理和访问规则提出了一些观点,这些观点对适当的授权和印证激发了很多争论。最初的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申请许可政策,是由每个志愿者对其汇总的化石数据,自己选择所适用的CC协议。这样就造成了三种志愿者:一种志愿者不知如何选择、不关注或者不了解新政策的要求——必须对现有记录的许可情况予以详细说明,这种志愿者占55%;另一种占34%的志愿者选择了最严格的协议;第三种志愿者则选择了最宽松的许可协议,这种志愿者占统计数据的10%。 随着对数据库关注度的提高,这些通过社会媒体和其他渠道所收集到的消极反馈通过领导方式和管理方式的转变,而被逐渐接受。管理阶层也随之对相关领域的反馈予以回应。在CC协议的选择上,志愿者迈出了第一步。许多志愿者并不了解CC协议,对于他们的个人意愿及变更许可协议所带来的影响也未进行深思熟虑。这就使得较为严格的许可协议转向了最为宽松的许可协议:CC“署名”许可协议。多数志愿者的个人选择趋向了最为宽松的许可协议,改变了数据库中记录的平衡。在该种情况下,一个志愿者选择了严格的许可协议,管理层会迅速对数据库采用统一许可协议:CC“署名”许可协议。现在,CC“署名”许可协议作为数据库规则之一,使得所有的新纪录得以明确适用。当然每个志愿者仍然有权在他们个人公开的新数据上标注中止符号,以保护他们在科学上的权益。 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的未来 除了作为古生物学领域的科学资产外,在迅速崛起的数据平台完善上,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连同相关数据库开辟了另外一种渠道。为了扩大其在该种领域的范围,古生物学数据库(PBDB)采用了应用编程接口(API),使得数据访问更为简便明确。应用编程接口(API)的适用既有利于研究者个人,也有利于诸如网络应用程序PBDB导航曼科斯iOS移动应用程序等程序。这些建立在API之上的应用程序使得生命环境学的存档历史更为清晰明了。 该种具备交互性、可视性的新型模式体现了古生物学数据库所具备的潜在价值。采用API的古生物学数据库对于开放式集合及生物学和古生物学的数据库初步规划和线上资源提供了便利。这些初步规划和线上资源既彼此关联又各自独立,主要包括Neotoma古生物学数据库、morphobank及生命百科全书等。非古生物学研究领域的地理学家也可以利用该种古生物学数据库,从而推动了古生物学数据与其他不同类型数据的汇总及输出,例如GPlates的地球版块漂移和地球物理学的模型。自由便捷的CC“署名”许可协议确保了新兴基础学科的交互性及其数据访问的必要性,这意味着与之前通过单一网站或应用程序访问数据相比,CC“署名”许可协议使得古生物学的研究范围扩大到一个包含研究者和教育者在内的、更为宽广的领域之中。 相关链接:http://creativecommons.org/weblog/entry/41216 翻译:李智

发表评论